封面 

【書名】《鋤禾當午》
【CP】瓶邪瓶之不正經又很正經,微胖潘
【作者】洛久
【字數】7萬
【取向】R18
【排版】繁體中文 直排右翻
【價格】NTD280
【封面】彌純
【Guest】Gei吉/ 夜藤

此本於CWT31兩天都會在1F的J16販售

洛久個人公式站

 

◎試閱

楔子

三石山,自古傳說為修仙之地,涼風徐徐,亂石磊磊,這地方,理應蓋上幾座廟而後香火鼎盛,信眾萬千。然而,漫步于三石山中,卻總隱隱能感覺到一絲不對,身置其中,尋峰轉山,一切看起來是那樣地自然平和,但卻無人能列舉出那不對、究竟是不對在什麼地方。

是夜。
月黑風高夜,殺人放火時。
兩抹黑影一前一後從樹巒迭嶂下竄出,無聲地潛行在樹影之中,只露出一雙貪婪的眼。他們,或者可以說整個武林,都在搜索著三十七年前突然出現又神秘消失的一件絕世秘笈,還有,一位蓋世高人之命。
若奪此二物,等待他們的就是一世享用不盡的榮華富貴,一想到要有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,還有花不完的金銀財寶,黑影雙雙舔了下嘴唇,美夢讓他們腳下飛步更甚。
然而,三石山既然讓人供為仙山,自然有其妙法之處,黑影們雖是沿著主峰山道而上,但他們自從登上了容海側峰後便格外地小心,沒有人知道他們將在這裏會遇上什麼,因為唯有相當有經驗地老樵夫才能安然從容海峰離開。
老一輩皆雲,這容海峰啊,這是座吞人血肉的山,也許正因自古往來消失在這座山裏的人太多,又找不著屍體,才會有飛仙一說。

這連續跑了快半個時辰了,黑影其中一個終究是忍不住,他稍微拉下蒙布說道:「禿驢,你他娘的真確定走這條路沒錯?這路還真不是人走的,還沒操到女人就得先折在這裏!」
對方一個箭步,連影子都沒看見地便搧了他頭一掌,「姓涼的,你敢再叫老子一聲禿驢試試,老子馬上讓你改成姓無能!」
「華大哥,華和尚,華很多||別別別,小的弱不禁風不禁打啊。」較瘦小的黑影用口形說著。道上稱他涼師爺,一手判官筆運得可謂龍飛鳳舞,筆尖所至之處,不留活口。
閻王要人三更死,判官筆下,他喜歡把人折磨到五更再咽氣。
此刻他只是摸了摸頭,眼珠子咕嚕一轉,隨即咭咭咭地笑了出來。
「光頭,你看那是不是我們要找的東西?」
又是一頓爆打。
「沒錯。」華和尚整整衣服說道。
他摸頭,瞇起眼,大大的吸了一口氣,胸前的巨大念珠也跟著上下起伏著,靜了靜心,企圖平復那股沸騰的激動。

一竹、一壺,一菊台的破廟。
就算哥只是個傳說──
但,他,終於擁有了撕裂傳說血脈的機會。

各自抽出武器,華涼二人屏氣凝神地摸進了這一方小小的破廟。
先是前堂,只見幾個破爛的草蒲團隨意地散落在地上,他用手滑過桌面,發現竟是一塵不染。他無聲地冷笑著,有人的確在這生活。
華和尚對涼師爺使了一個眼色,分別從左右兩房進入。若非對自己的身手相當的有信心,這麼做無疑送死,但華涼二人是道上數一數二的刺客,就算是傳說中的蓋世高手又如何?雙拳難敵四掌,他們自忖勝券在握,但依舊不敢掉以輕心。
然而,一路摸索到後殿,那一瞬間他們失望了。
沒有。
一隻耗子也沒有的寧靜。彷佛這世界上從來沒有人居住在這裏過一樣。
「不可能……」華和尚喃喃道。他等了快三十年,這仇,他非報不可,然而事實擺在眼前,他無法直視心裏湧上的失落、錯愕與憤怒,他還有多少個三十年可以找到傳說的血脈,並除而快之?
他們持續找了一陣,仍然未果。涼師爺皺起眉,這一趟空手而歸實在有些丟臉,他抬頭探了一口氣,就在那剎那之間,一雙如獸類般地眼在黑暗中猛地睜開,隨即殺意撲面,不等思考,瞬間就陷入混戰。

這是一場極不公平的殺戮。
當華和尚咽下最後一口氣時,他雙眼處空了兩個血窟窿,四肢只餘下一條用皮勉強連著的大腿。涼師爺更是慘不忍睹,左胸口穿了個大洞,全身筋脈盡碎,爆體而亡。
他們唯一欣慰的是,那傳說也不再是傳說,至少,讓他們見著了;至少,他的華股眠掌,還讓他再也無法對這世間求救。

華和尚想笑,但冒出口的,除了越來越稠黑的血沫之外,大概就是那悔恨的最後一口氣。
夜太美,儘管太危險,武林仍然趨之若鶩。




隔天一早,吳邪睜著一雙腫得像核桃大的眼出現在張起靈面前,便是連練他最喜歡的招式都顯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張起靈也是知道的,憑吳邪現在還相當蹩腳的功夫,那日他大概也知道吳邪撞見了什麼事情。只是吳邪不點破,他亦不想多解釋些什麼。
兩人各懷心事,但練武這事也不能說斷就斷,他平了平心,待吳邪下了椿後,便開始新的一輪教武。

「但凡練武,皆講求個『寂』字。」張起靈道。
「『寂』?」吳邪不懂。
他讓吳邪站直,兩手一前一左,像個木柱一樣挺著。張起靈稍稍地提袖,掌心向上略提後,複又緩慢地往下蓋,氣在手心當中蘊涵著,指鋒一轉,下一瞬已經直逼吳邪門面!
一切一擋,一避一砍,他是真把吳邪當成木椿,招與招之間大開大闔的剛硬,卻又留著一縷峰迴路轉的柔情,吳邪僅能目不轉睛地看著,簡直不能呼吸。
雞皮疙瘩在他身上猛然竄起,倒不是因為害怕,而是一種難以言喻……爆炸的興奮!
忽覺這些招式都相當地眼熟,好像都在哪里看過,直至張起靈一個落地掃腿,轉了個腕花,吳邪才認了出來,這些都是他在掃地、養雞時會出現的動作。
而且,和不久前那斷帚一樣,前後呼應,招招行意相連。
吳邪模仿著張起靈的姿勢,可不曉得為什麼,他完全無法專心,眼神總是跟著張起靈的手滑過來滑過去,看指骨起伏,看得心猿意馬,無法自製。
他咬著下唇,強迫自己凈心,可總會在下一瞬被他任何一個姿勢引誘,那頎長兩指彷佛像魚餌,勾得吳邪只想張嘴含上,細細啃咬。

「『寂』是內心的平靜,萬法自然的態度。」張起靈頓了下,直勾勾地看向吳邪,「你的心不夠靜,想太多。」
吳邪在心裏暗暗靠了一聲,有你在,我她娘的要是能靜下來,老子跟你姓!
滿心都是他的身影,滿腦子想的都是張起靈的一舉一動。
這武,可真是練不下去了。

忽有暗香入鼻,是屬於張起靈的味道。那香味從他救起他那時就有,以往只覺得這可真好聞,也喜歡就著人家東嗅西嗅地,可現在,吳邪困窘地往後退了一步,想盡可能地遠離這尊門神,免得這人又抓到自己什麼把柄,但越是遮掩,越是顯得不自然。
張起靈頓了下,眼睛往下掃去,看穿了吳邪的變化,不待猶豫,他屈膝磨了磨吳邪的下身,「你兒子還真是出息。」
吳邪腰腿一軟,差點站不住,連撞牆的心都有了。
他縮到牆角,幾乎貼到牆上,一臉的戒備。
「師父,你你你、你別過來。我這沒事、沒事,我這就去沖個冷水。內心平靜,萬法自然、自然。」
張起靈眉一挑,不待吳邪解釋,他將吳邪拎起,不管他多掙扎,一把將他擄進假山的洞穴裏,壓在牆上,手往下伸,勘勘隔著衣服,包覆著吳邪的那根物事。

※ 此本將於8/16(四)於麒麟宮露天賣場上架,預訂通販的讀者請前往下標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擒受山天真大萌神邪教麒麟宮

邪教麒麟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