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e8ebebcc3b2a.jpg  

(以下引用羊王本尊原話XD)

 

刊名:Sexual Touch

CP:兔虎

內容:漫畫+小說(R18)

插花陣:雷思利、伊達朔弓、小緒、殭屍犬 、羽人   (還真的漏了一個(被巴死

頁數:未定

價格:NT150

狀態:籌備中--增加試閱

攤位號碼:G07

場領預定時間:2011/10/7~10/14

 

*小說試閱*

如同過去大部分的早晨,今天的早晨也並沒有什麼變化,天氣一樣的好。

洗臉台前剛睡醒的虎徹大叔只穿著一條內褲刷著牙齒盯著鏡子,下垂的眼睛正在仔細的打量自己全身上下,偏深的膚色,平板有一點肉的胸,以男人來說實在是有點細的腰,喔,腿還不錯長。最後一點讓本人略顯滿意的點點頭。

 

不過,外表好像不是決定變成現在這樣局面的要點?

 

「欸,別壓著我,兔子。」

 

虎徹拿著牙刷,對著另一個剛睡醒的男人應該說,還沒睡醒的男人說著。金髮的青年起床血壓略低,搖搖晃晃的也進了浴室,貼上了虎徹結實的背部。微高的體溫讓醒不過來的青年更加的昏昏欲睡。

 

虎徹動了動肩膀,要背上的青年清醒一點。

 

「喂,兔子,兔子?巴納比!別再我身上睡啦!」

 

被強迫清醒的巴納比有些不愉快,走到虎徹旁邊硬是卡進鏡子也照的到的範圍,拿起盥洗用具,模模糊糊的回頂了虎徹一句。

 

「不都睡你身上嗎?晚上可以,白天不行?」

 

說得挺模糊,但就在耳邊,想不聽清楚都還有那麼點困難度,讓一口水在嘴裡的虎徹差點就這麼吞了下去。嗆咳了一陣,虎徹偏深的臉色又罩上了一層紅,不知道嗆的還是被巴納比那句話給頂的。

 

不打算繼續理會巴納比,虎徹開始進行每日的重要大業,修整他下巴的鬍子。說起虎徹的鬍子,那可以說的上是相當的有特色,看過的人都說「虎徹在下巴上養了兩隻貓」,不過虎徹本人是相當堅持那樣的特色叫「性格」。

 

虎徹小心翼翼的拿著剃刀是的,剃刀。不是時下方便的刮刀,也不是潮流性的高價電動刮鬍刀,過程繁複,需要高度專心作業的剃刀,虎徹稱之為「男人的堅持」。

 

雖然巴納比至今仍然無法理解這點,但是虎徹那樣專注的表情,以及繃緊的頸顎線條,加上往下延伸下去起伏明顯的喉結與鎖骨,讓金髮青年的腦袋瞬間有裝滿另一種白色稠狀物的恍神。

 

帶著相當欣賞的眼神,巴納比一心二用的邊打理自己,腦袋裡飄過一些雜亂又跳痛的思緒。想著自己體毛少,鬍子也不太長,年紀啊,生活啊,有的沒的啊體毛……體毛啊

 

不知從哪段開始,巴納比的腦袋裡開始迴轉著「體毛」,眼神也跟著虎徹那具纖細結實的身體上上下下轉著,最後來到虎徹身上唯一一件衣物包覆著的男性象徵地帶。

 

巴納比只是盯著,回想在那上頭來回撫觸的的手感。

 

虎徹沒去理會那一臉看起來就是還沒睡醒的巴納比,當然也不會知道這時「只是」看起來還沒睡醒的青年,正在滿腦子意淫眼前的大叔。手法熟練俐落的幫巴納比拍了刮鬍水,在上刮鬍膏,抬起巴納比的下巴,虎徹專注的修整眼前線條優美的下顎。一如每一個巴納比在此度過得早晨。

 

不得不說,除了虎徹的手法熟練以外,被這樣專心一意的服侍,真的會認為一天的開始是美好得,尤其當面其的專心一意服侍你的人可以讓你心花怒放的時候。

 

「好!完美!」

 

虎徹將巴納比的下巴擦拭乾淨,相當的得意自己的技術,事實上虎徹的技術的確是說的上精練。畢竟,剃刀不是好拿得,一個不小心都會讓人到另一個世界去。或者讓自己到另一個世界去。

 

「哇哈哈哈哈!我的手藝真不錯!」

 

正要將剃刀工具收到櫃子裡,卻被巴納比一手抓住。

 

「我也想試試,大叔你教我。」

 

虎徹挑了一下眉,又把手上的工具放下來。

 

「剛剛幫你刮的時候你不說?現在也沒有可以示範教你的啦,明天好了。」

 

才說完,又抬手要收拾,二度被巴納比給攔住。

 

「不然,來剃你下巴上的那兩隻貓好了?」

 

巴納比才摸上鬍子的手就被虎徹給打下來,開玩笑,男人的精神象徵可不是隨便說剃就可以剃掉得。

 

「開什麼玩笑!怎麼可動大叔的精神象徵!不准,下次啦,下次在教你!」

 

「不然換剃別的地方也行。」

 

……是還可以剃哪裡?虎徹呆然了一下,然後開始思考,鬍子都剃完了啊?別的地方?嗯?

 

「喔,這裡。」

 

巴納比手指勾下了虎徹的內褲,露出濃密的恥毛與半截暗紅色的性器。虎徹嘴巴開開忘了反應,一瞬間巴納比就將虎徹的內褲給整件拉到膝蓋下。直到刮鬍水冰涼的感覺拍上了皮膚,讓虎徹起了一陣雞皮疙瘩,才想起自己應該要有所反抗。

 

「嗚啊啊啊啊!你你你你你你幹麼?喂,那個不要嗚哇!」

 

乳白的刮鬍膏抹上蜜褐色的皮膚,從肚臍以下到雙腿之間,所有恥毛披蓋的部份都被巴納比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給塗上了,黏黏滑滑的觸感,讓虎徹臉色微妙的變了一下。

 

「色大叔。」

 

巴納比看著虎徹有所反應的性器,冷冷的丟了一句。刮鬍膏的刷子在持續有著反應的性器上,不斷的畫著圓圈。

 

「你這隻性格扭曲的兔子!我色哪比得上你變態,哪有人剃陰毛的!要剃不會剃你自己的喔?」

 

抽起一旁的毛巾,甩了巴納比一臉,企圖讓當代最受歡迎的英雄偶像清醒清醒,虎徹正想要將身上的刮鬍膏擦乾淨時,被巴納比搶先一步拉走毛巾。

 

「都說要練習,剃自己的就沒有意義了啊,大叔,反正還會在長出來,你也不會光屁股在路上走吧?你會嗎?」

虎徹想像了一下,光著屁股在街上暴衝的英雄電視轉撥畫面……還沒有毛!

 

「那是變態暴露狂吧!誰會光著屁股在路上走啊!」

 

抓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的身體,他還不想成為史上第一個被抓進監獄裡蹲的英雄,原因還是因為「公開成列猥褻物」,這像話嗎!?

 

「所以說,讓我剃一下也沒有關係吧。」

 

一句話尾音還沒落下,巴納比手上那把亮晃晃的剃刀就在滿是泡沫的地帶刮出了一道空白。虎徹腦袋一瞬間的千迴百轉和無法出口的尖叫,在巴納比刮下第二道的時候已經全然的放棄正常運作了。

 

「吶,大叔啊,這邊也剃兩隻貓你覺得怎麼樣?」

 

巴納比一邊慢慢的刮剃著,一邊思考著要不要在這裡做造型。

 

「啊,真難呢,大叔你有沒有想做的造型?……還是全剃了吧。」

 

聽到最後,結論還是剃光光。虎徹雙手蒙著臉,感受堅硬利薄的刀片在下腹滑動,從指縫中看著逐漸不見得恥毛和放在自己小腹上偏白修長的手指,微妙的羞恥感受衝上腦袋。

 

拿毛巾將剩餘的刮鬍膏擦掉,巴納比迫不及待的把手放上去,初次被剃毛的下腹讓他覺得手感相當的新奇,雙手不斷的按壓來回揉搓,那塊肌膚都紅腫一片了。而且每次按壓的地方都讓虎徹一點一點失去力氣,到最後終於跌坐在浴缸的邊緣。

 

「你……你你你你以為我不說話就可以為所欲為嗎?還真的給我全部剃光光是怎樣!我看你技術好的很,哪還要我教啊!?」

 

滿臉漲紅的虎徹,終於找回聲音對著巴納比大叫,虎徹激動的眼淚都要掉出來了,巴納比對著虎徹露出偶像的閃亮笑臉,對著他說:

 

「不,我真的是第一次拿刀,好險大叔你沒有亂動呢,不然你的猛虎雄風就沒了。」

 

聽完的這瞬間,虎徹原本漲紅的臉又刷上了一層青白,交錯混合所以看起來臉色有些發紫。這下虎徹的聲音又發不出來了,重重的嘆了一口氣,試著振作自己的心情。

 

 

*試閱圖(將陸續更新)*

 

 

 

 

背後請注意

 

 

 

 

14e8eb6ec74338.jpg  

 

 

 

備註一下:以上以寫成完整的文字小說,會在內容附上插圖。連環部份還是有,就是其他的一些小故事之類這樣。

 

 

想要ONLY場領的讀者,請到下方連結登記:

 

★場領預定

 

☆預定名單請看我☆

 

 

等T&B ONLY場結束後本子一樣會委託麒麟宮露天賣場代理通販\OWO

 

 
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擒受山天真大萌神邪教麒麟宮

邪教麒麟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