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眼中的冰雪   

刊名:你眼中的冰雪
文章:納蘭殊(作者微博)
責編:白星
封面:覺非飛飛(繪者微博
插畫:穆畜(繪者微博)/月石
原作:美國隊長1+2
配對:盾冬(微冬盾)
字數:20萬+(正文部分),別册番外4W+
頁數:正本450P左右+別册60P以上
規格:A5/彩封/橫版簡體
價格:NTD400(已含跨海運費)
特典:別册(有預訂者均可拿到別冊,內容為網路上未公開的番外)
贈品:明信片4張+書簽2張(每本都有)
簡介:(引用作者原話)由於電擊過度,冬兵腦部受損,雙目失明。史蒂夫要帶著一個盲眼的冬兵逃亡,躲避來自九頭蛇和神盾局雙方的追捕。我不擁有任何一個人物,我唯一所有只是對他們的深愛(第17章含叉冬性行爲,有虐警告,不喜慎入!)

預訂已截止,凡填單購買者,均可拿到隨本附贈的別冊!



【正文預覽】
(以實際出書版校對版本爲準)

1.

史蒂夫夢見自己在下落。
他手中抓緊一條鐵杆,身子在凜冽得像刀割一樣的風裏飄蕩。那根鐵杆忽然脫落了,像一根樹枝從樹幹上折斷。
于是他從飛速行駛的火車上落下去,落向白雪皚皚的深谷。
他努力舞動雙手,仿佛還想抓住什麽,但手中只有寒冷的風。頭頂有一張焦灼呼喊他的面孔,但他看不清是誰。
兩邊積雪的山峰急速向上升去。

有一顆水珠隨風飄到了他臉上,竟是溫暖的。
那是……眼淚?……

夢中的“他”不是他自己,是巴奇。是他眼睜睜看著墜入深淵的巴奇。
然後墜落到了盡頭……奇怪,身子撞上的竟不是積雪,而是汹涌澎湃的海水。

史蒂夫在汗濕的床單上睜開眼睛,窗外還是濃釅的黑夜。
七十年前,這個噩夢就像忠誠的狗一樣跟隨著他。在他被解凍回到人世之後,這個夢也如附骨之疽一般,跟隨他穿過了七十年的時空。幷且又增添了新內容。他永遠記得那一刻心裏鼓蕩著强烈的衝動:跳下去!跳下去!跟巴奇一起墜入萬丈深淵。
那一刻他掉下的眼泪,有沒有一滴落在巴奇的臉上?
——巴奇,讓我接住你,讓我保護你,讓我陪著你。無論生還是死。

他千遍萬遍地在心裏想像巴奇跌落時的感受……以至于他會一遍一遍在噩夢裏變成巴奇。下墜時的絕望,寒風刺穿身體的感覺,那麽真切,真切得像他真的經歷過一樣。即使後來他重新振作起來……只有他自己知道,有一部分的他跟隨巴奇而去,再也回不來了。

另一個埋藏得更深的秘密是,他愛他,從童年時代第一次見到詹姆斯•布坎南•巴恩斯那天起。

笑起來眸子閃閃發光的巴奇;
嘴唇弧綫像丘比特的弓一樣的巴奇;
發呆時嘴巴會不自覺張開的巴奇;
連眼角的皺褶都迷人得要命的巴奇;
即使在兵營裏也總要把自己弄得乾乾淨淨的巴奇……

在那樣多的年頭之後,他再一次見到的那人,那個有一條機械手臂的人,那個渾身散發死亡恐怖氣息的殺手,他有跟巴奇一樣的漂亮眼睛長睫毛,只是那年的冰雪始終在他眼中,不曾融化。
軀殼與靈魂,到底哪個算數?……
冬兵與巴奇,中間橫亘著積雪皚皚的山脉。

我曾錯過了那麽多次機會,那麽多次說愛你的機會,巴奇。
在起初那漫長的年頭裏,我是個總要你保護的瘦弱小個子,而你,你是夏日的璀璨陽光。
後來,我終于有了足够强的能力,我想,等到戰爭結束,等到一切平靜了,也許我會告訴你。

在九頭蛇的巢穴救出你的時候,我想說天哪幸好你沒事沒有你我真不知道日子該怎麽過。可我沒說出口。該死的,我沒說。
每一次咆哮突擊隊完成種種艱難任務之後,我跟你緊緊擁抱的時候,我都會偷偷努力抽氣,呼吸你的氣息。我想說我最怕的其實不是任務失敗而是會失去你。可是,該死的,我從沒說出口。

當時我認爲我還不該說,不能說。
一切都沒有說出口。一切都沒來得及。

可是,巴奇,這一次我會說出來。即使共同的記憶被無數次洗腦洗得乾乾淨淨,即使我只是你的“任務”,即使你毆打我的時候拳頭毫不留力,即使你輕蔑地說“誰他媽是巴奇”,即使你已經失掉營造感情的能力。

我會說我愛你。我他媽的愛了你快一百年了。
我會找到你。我會帶你回家。


2.

史蒂夫已經悄悄試圖“出走”過幾次。
神盾局正在全面清洗、內部審查,幷加緊搜剿九頭蛇各地分部巢穴,所有人都在加班加點。冬兵肯定就在其中一處“巢穴”。史蒂夫打算用自己的笨辦法:騎著機車去找。
然而剛到郊外,就看到天上出現一個小小的紅點,轉眼間變成了紅黃配色的鐵皮人身影。
他只能暗暗嘆息著停下車。等待托尼史塔克落地、過來敲敲他的後視鏡,用那很欠揍的聲音說:“My hot Cap,你要去哪兒啊?讓我搭個便車怎麽樣?”

當第二次被托尼“逮住”,即使是好脾氣如史蒂夫也忍不住要發怒了。“嘿,托尼,你不是我的保姆,我也不是你的犯人!”

面對面站著的時候,托尼從不跟人四目相對——因爲他個子矮,不願意仰視別人,總是讓目光游離到別處去。可是這次他居然放弃原則,微微抬頭,直直地瞪視史蒂夫,“你以爲我想這樣、像抓逃學小孩一樣出來抓你?”他難得有這麽嚴肅的時候。“Geez!現在這個年代要找一個人,真不用你這種大海撈針的老式做法啊……”
史蒂夫打斷托尼的話,“就讓我‘老式’地犯蠢一下,不可以嗎?”

托尼皺眉,低聲咕噥道,“賈維斯,我真不善于跟一根筋的人溝通,你要不要試試?”
無處不在的賈維斯答道,“對不起,Sir,我只擅長跟您溝通。”

托尼朝史蒂夫攤攤手。“喂,咱們回去吧,我和賈維斯不介意陪你吃個晚飯。”
史蒂夫沉著臉,煩躁得幾乎想徒手把摩托車舉起來,砸到托尼的鐵皮頭上去。
幸好托尼及時說了下面這句話:
“隊長,你信任我嗎?如果你信任我,就回去乖乖等著。我會用我的法子幫你找到冬兵。”他看著史蒂夫的表情,“弗瑞絕不會像你一樣天真,認爲冬兵還是那個愛國好大兵詹姆斯巴恩斯中士。”
“托尼,他救了我,是他從海裏把我撈上來的!”
“他總共才救過這一回人。而他手上有多少人命你知道嗎?那裏面又有多少國家部門的機要人物?一旦神盾局的人先找到冬兵,我真說不準他們會怎麽處置他。據我所知,在怎麽對待冬兵的問題上,上面分歧很大。一派認爲他是作惡多端的戰犯,另一派認爲他只是人肉武器——呃,似乎兩派都跟你的想法相差很多啊?”
史蒂夫腮幫上的咬肌鼓起。
托尼揚手拍拍他的肩膀,“我可以做到的是,一有消息,我會讓你提前知道。”

十天之後。淩晨四點半,史蒂夫被電話驚醒。
“晚上好,最熱辣的老傢伙。哦,錯了,是早上好。”
“……托尼?……你找到他了?”

“是的,賈維斯攔截到一些九頭蛇內部人員的來往郵件,我們花了一些時間解密。其中有一封,提到三天后有一批**物資會轉運出境,物資單子上最後一項是:No.3794  Winter Soldier。說說,你打算怎麽感謝我?”

史蒂夫從床上跳到地上。“物資轉運路綫有沒有?!托尼,你……你想要我怎麽謝你都可以!”
電話那邊托尼很風騷地吹了一聲口哨。“聽見沒有,賈維斯?這句給我錄下來了吧?”
永遠在那裏的賈維斯的聲音:“是的,已經錄音了,Sir。”

史蒂夫用肩膀夾住電話,單脚在地上跳著穿褲子。“告訴我該去哪兒攔截他們。”
“呃,隊長,還有件事得說一下,這單子上在No.3794  Winter Soldier下邊有一行備注:損壞程度二級,急需修復。”
史蒂夫怔住了。“損壞?”
“是的。原因:電擊事故。部位:肢體受損,機械臂80%功能報廢,視力喪失……喔,我很遺憾,隊長,看起來你的巴奇基本是個廢人了。”
“閉嘴。把路綫圖傳給我。”
“賈維斯已經在給你發送文件了。祝好運!”


3.

負責押運物資的是一個四輛車組成的車隊,三輛**吉普,一輛厢式卡車。接到消息之後的第三天,午夜十二點,史蒂夫在荒僻無人的州級公路截住了車隊,感謝托尼精准詳細的情報。兩輛吉普翻了車,其中一輛爆炸起火。一共十二個九頭蛇士兵,史蒂夫只用了半分鐘時間。
快,要快。他在心裏默念。

他用星盾砸開那輛卡車的後車箱門,又解决了最後撲上來的四個士兵。果然,一個棺材大小的精鋼櫃子,正靜靜停在那裏。
史蒂夫心中一陣激動,就在他要跳上車去的時候,聽到背後有人說:“別動。”
他回過頭去,一個穿著中級軍官軍服的人一瘸一拐地走近,停下來,舉起手,手中有一枚像遙控器似的東西。
那人臉上淨是血,表情猙獰,“羅杰斯先生,我知道你來的目的,只要你動一動,我就會按下這個自動引爆裝置,然後你有的是時間把你的好友一塊塊拼起來。”
史蒂夫盯著他的手不說話。
忽然那遙控器上有綠光一閃。
鐵箱的蓋子“蓬”地彈開了。

一個人影從箱子裏緩緩爬起,上身赤裸,下身一條緊身褲。他幷未站起來,而是單膝跪著,機械臂下垂,右手扶膝,頭臉低垂,長頭髮紛亂披拂,看不到表情。
是冬兵。

——巴奇!……
史蒂夫身體裏涌起一陣難以形容的悸動。

那軍官大聲說:“3794,在你面前的就是你沒有完成的任務,我命令你,立即殺了他!”
冬兵的肩膊微微動了動,却沒有抬頭。
“當”地一聲,史蒂夫手中的星盾落在地上。他說:“巴奇,我說過我不會跟你打的。我是你的朋友,他不是。”
那軍官大叫,“殺了他,完成你的任務!……”
冬兵的右手忽然一揚。
“噗”地一聲,那人的聲音戛然而止,像泥一樣癱倒下去。
他胸口多了一根鋼制短箭。

史蒂夫大大松了一口氣。
他朝冬兵一步一步走過去,像走在冰上一樣小心翼翼。他看得出冬兵的身子仍然警惕地緊綳著,隨時能像一頭豹子一樣彈起來,那只按在褲脚上的手背露出青筋,天知道他又會一抖手甩出什麽武器來。
他已經知道冬兵的感知力有多强,爲了不讓他覺到一丁點敵意,他努力放鬆全身肌肉,在一米遠的地方停下來。
他用不確定的聲音說道:“……巴奇?”

兩秒鐘之後,冬兵開口了,聲音仍然不帶一點情緒,但他吐出的那句話却讓史蒂夫的腦袋轟地一下,像是爆炸似的,炸出無數五顔六色的烟火。
那人用冷冰冰的聲調,一字一字說:“我跟你走。”
那一刻,在史蒂夫眼中,黑暗的夜瞬間變成了陽光燦爛的清晨。
冬兵又接上去說:“但是,你不可以再叫我巴奇。我不是巴奇。”

史蒂夫正要回答,他的四倍聽力捕捉到背後有异動。
是那名軍官,那人還沒死透。冬兵的機械手基本廢了,他是用自然手擲出鋼箭的,而他的體力其實已接近耗盡的狀態,因此那根箭刺入幷不深,不足以致命。
扳機扣動的聲音。子彈出膛的聲音。
該死!星盾不在手裏,剛才被丟在地上了……在那半秒裏,史蒂夫下意識的動作是飛快一挪身子,脊背向外,擋住冬兵。
幾乎在槍響的同時,冬兵手中的蝴蝶BENCHMADE刺型匕首閃電般飛出去,掠過史蒂夫身側,“嗖”地扎進那人的眼窩裏,刀尖從後腦透出。

史蒂夫拼命穩住呼吸,忍住背後槍傷的疼痛,嘴角竟露出一絲微笑,他想,這真像是以前在戰場上,與巴奇配合作戰、爲彼此打掩護的日子。
冬兵終于慢慢抬起頭來。慘白的月光立即鋪滿他的面孔。那雙眼睛瞪得又圓又大,却茫然沒有神采,猶如被封在冰層下面。
雖然已被告知他喪失視力,但真的目睹的時候,史蒂夫仍覺得胸口一窒,像是一隻手伸進胸膛,掐緊了他的心臟。

——巴奇的眼睛。那小鹿似的漂亮眼睛,笑的時候像星光在夜空中閃耀;長睫毛倒映在瞳仁裏,像雲朵的影子飄蕩在湖水裏……

冬兵又問道,“你中彈了?”
子彈打在左邊肩胛上,要挖出來可能會有點費力,但史蒂夫只含糊應道:“沒什麽。”
他轉身到那位軍官身邊,把外套剝下來,又扯掉那人的圍巾,草草包扎肩膀傷口。
這時冬兵已經從那只鐵櫃子裏跨出來。他一跳下地,立即用後背去找卡車的側面鐵板,緊緊倚住,防備有人會從背後偷襲。
他的雙拳仍在身體兩側虛虛捏著,呆滯的目光定在空氣中,雖然面相凶狠,却越發顯得凄凉可憐。

(更多試閱請前往隨緣居)

預訂表單
送出結果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擒受山天真大萌神邪教麒麟宮

邪教麒麟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bear
  • 你好,請問有填單代表有預定到本子嗎?
    因為表單寫印量調查,不太確定是不是預定
    另外請問台灣代理的一樣是簡體嗎?還是會改繁體?謝謝
  • 您好:感謝您的提醒,已將"印量調查"改為"預訂表單",有填單即代表預訂^^ 本子的語言問題我們再去和作者確認一下,屆時會修改內文資訊

    邪教麒麟宮 於 2014/09/25 13:07 回覆

  • 千夜
  • 你好,我是有預定「你眼中的冰雪」的千夜
    我想由場領改為通販而且想和表單中的烽老爺一起寄送,可以麻煩幫忙改一下嗎,謝謝!
  • 您好:很抱歉遲了回覆,我們會再替您註記,請問屆時本子抵台時,直接將通販信寄到"烽老爺"的信箱對嗎?

    邪教麒麟宮 於 2014/11/28 15:01 回覆

  • 您好,請問場領是2天都能去領嗎?
  • CWT38的廠領事2天都能去領嗎?還是有限其中一天呢?
  • 您好:剛才已寄出場領通知信,活動兩天都可領本,請於下午兩點前至攤位S20(地下一樓)報上您訂本的暱稱,即可領取本子

    邪教麒麟宮 於 2014/12/09 18:28 回覆

  • bear
  • 您好,請問會發場前領書確認信件嗎?因為沒有收到通知不確定是否已到書能領取><
    謝謝
  • 您好:剛才已發出場領通知信到您信箱,再請查收,感謝^_^

    邪教麒麟宮 於 2014/12/09 18:29 回覆

  • 千夜
  • 不好意思再度打擾了,
    我已經收到場領通知了,
    我想說居然都收到了那我這裡就乾脆還是場領吧(反正都要去CWT了
    當初是想說說不定通販會比較早拿到書......
    另外烽老爺的本子也想改場領可以嗎?
    現在就是我們兩個都想換成場領這樣,
    真是麻煩了!>///<
  • 您好:好的沒問題,不好意思本子收到的時間比預期中晚orz 由於剛才已寄了通販信給烽老爺,再請您轉告他可以不用去賣場下標,兩位於活動場上直接來領本就好,感謝哦!

    邪教麒麟宮 於 2014/12/09 18:58 回覆

  • J
  • 你好
    原本填通販不知現在能不能改CWT D2場領?
  • 您好:可以的,替您修改表單了!來攤時請報上訂本暱稱

    邪教麒麟宮 於 2014/12/10 13:23 回覆

  • 小食
  • 請問錯過預訂.CWT38有本嗎?
  • 您好:CWT38現場有少量場販,不過別冊要另外購買就是了(別冊一本100,含正本共500元)

    邪教麒麟宮 於 2014/12/10 13:26 回覆